Ionia接受挑戰

為重大且旗鼓相當的比賽準備舞台

Quinton Groat reporting from Ionia

兩週前,Chancellor Malek Hawkmoon (負責Noxus於Ionia大軍的長官) 震撼了全Runeterra人,宣布了Noxus願意給Ionia一個提早重賽的機會,來決定三個南方省份的主權:Galrin、Navori、Shon-Xan。

今早Ionia公爵夫人Karma作出了官方的回應:

「各位朋友,我們認為這是很幸運的能夠向您,不只是對我們尊敬的Shojin武僧,仍在Lotus Gardens受苦的那位,也同樣對Runeterra各地受到壓迫的人民們,傳達一個充滿希望的訊息。許多人曾經批評Ionia在Rune Wars期間的和平主義,甚至還有人認為Noxus突擊部隊能夠占領我們的海岸是自作自受。我們的和平觀點確實帶來了軍事上的劣勢,但我們也克服了這巨大的不利,成功擊退了Noxus戰爭機器、Zaun生化危機、以及Bilgewater的無情掠奪。我們獨自一國,在血與淚匯集的河流中,不依靠外國的幫助便做到了這一切。」

「只要Noxus一天仍占領著我們的土地、壓迫著我們的人民,Ionia就稱不上是完全的。我感激Chancellor提早重賽的慷慨。我也欣賞他的言語,說明Noxus人也是應得自由的人民。我們也希望Noxus的人民能知道正是因為這一個事實,使我們多次不去參與外國的紛爭,即使我們認為Noxus在這些紛爭的動機和哲理是與我們相牴觸的。我們從未向Noxus要求幫忙重建他們入侵時所造成的傷害,也沒有要求幫忙”現代化”我們的文明。然而,由於辯論Noxus在佔領區的一舉一動並不是Hawkmoon演講的重點,所以我也只說到此。Malek,我們正式接受你們的挑戰,並且我們會送出最好的精英。」

在退出講台前,Karma又說:「還有一點:如果Noxus願意在比賽前就投降的話,我們也完全願意來討論條約的細節。」


目前熱烈討論中的Ionia南方省份:Galrin、Navori、Shon-Xan

許多英雄,特別是曾參與入侵戰爭的那些,已經自願來為各自的城邦代表比賽。Irelia,Ionia目前的守衛隊長,在Malek演講當天便尋求長老支持加入聯盟。她於上周二被正式批准,並已經登記為比賽的候選人之一。Master Yi 與 Soraka也強烈表示希望加入名冊之中。

Noxus的英雄也同樣對比賽十分熱忱。Sion、Warwick、Singed已向最高指令部表示了參加意願。Katarina在公開回應Karma的演說後也加入了候選行列:「看到Ionia以公開諷刺和藐視來回應拯救他們”尊敬的武僧”和實現”被壓迫的人民”的獨立的機會真是很高興。如果你們躲在演講台後躲累的話,我很樂意騰出點時間來”拜訪”你們一下。」

當城邦們正準備的時候,聯盟也已釋出了一份招喚者的草案,來決定由誰來招喚英雄到戰場中。由於上次比賽曾傳出犯規的謠言,故這次聯盟十分謹慎。聯盟表示將會把草案貼到公佈欄上,給有希望的招喚者提出申請。



Ruhgosk巨魔襲擊Ironspike Mountains附近的人類鄉鎮。

巨魔部隊襲擊邊境城鎮

巨魔狩獵開始

Richor Ebony commenting from Noxus

雖然這野蠻的威脅多多少少因為他們近日Freljord的統一而減輕,但北方寒冷的大地似乎已決定他們跟文明人合不來。巨魔攻擊的頻率 - 以往只會在邊境城鎮看到的 - 已經升級到了瘟疫的程度,擴散在帝國北東的地區裡。巨魔之間領土的爭端已取代了整個部落,所有和平的人類鄉鎮都陷入了巨魔突擊隊隨時都可能從Ironspike Mountains下來搶奪食物與武器的危險。

一個Noxus工作部隊已在北東地區駐紮,從捕獲的掠奪兵來的初步報告顯示,他們的好戰全都要怪罪於Ruhgosk部落的復活。這個部落狡猾多端惡名昭彰,曾是巨魔最強大的部落,但後來因一種消耗病減少了他們的數量而沒落。在Ruhgosk沒落的期間,其他部落找上他們,占領了Ruhgosk部落的古地並追殺他們被感染的弟兄至接近滅亡。

有謠言指出Ruhgosk從一個最不可能的來源找出了治療他們疾病的方法,而且成功了。一名稱作Trundle的Ruhgosk戰士經由首席薩滿的幫助,用儀式將全部落的苦難都轉移到他的身上,使自己成了一個不停潰爛的怪物,靠著他驚人的再生力存活。在詛咒去除後,他們那可怕的救世主帶領大軍,Ruhgosk部落復活並試圖取回原本的土地。

篡位的部落很明顯的不是Ruhgosk憤怒的對手,四散逃亡並不得已開始了游牧生活。

Noxus維和部隊,由著名的巨魔專家和Bleak Academy教授Hakolin帶領,被派遣到此地區試圖和巨魔部落的首領會談並安排一個和平的手段來結束戰爭。雖然帶著和平的旗幟,但每當前鋒隊嘗試靠近各個巨魔部落時,換來的只有暴力。在外交手段不可能後,最高指令部宣告Ironspike Mountains的巨魔是國家的敵人,意指任何Noxus忠誠的好公民都要盡可能的攻擊他們。此外,官方也對巨魔威脅提出了賞金,允許私人公民和士兵的狩獵隊用戰利品交換金錢。

不管復仇的巨魔烈士的故事是否真的,又或著只是這些迷信的生物隨口亂說,巨魔造成的浩劫是確確實實的。Noxus軍隊已開始在受威脅的地區組織民兵和強化防禦,防止未來的攻擊。此外,Noxus北方區域正進行合併Noxus-Freljord邊界南方的動作,以確保平民的安全。

Noxus人在值得驕傲的歷史中已受過了不少逆境,每一次Noxus都越輟越勇。我們將和以往一樣面對這巨魔的威脅:勇氣與英勇。我們的努力將保證人類文明戰勝Ironspikes的巨變。

祝無堅不催!


正義信箱

Valoran各地的讀者來信一一解答!

Senior Summoner Ralston Farnsley commenting from the Institute of War

Valoran各地的信差把您的問題送到Institute of War來,我們最近收到了些有關英雄們來源與動機的問題。特別令人感興趣的是,這些英雄都是曾住在其他世界的。這確實耐人尋味,朋友,今天我會盡我所能來揭開點這些神秘訪客的面紗給您。


「聯盟裡有些英雄是互相憎恨對方的,但為什麼一到戰場上卻願意團隊合作呢?例如Kayle與Morgana。Kayle在聯盟的終極目標不是為了殺死Morgana嗎?為什麼有時卻看到她們合作撐線呢?為什麼這種角色組合沒有因怨恨對方而造成Debuff呢?難道她們的薪水高到不行所以可無視這種狀況!?」-- Moar RQ

希望加入聯盟的英雄都曾被以最謹慎的態度審議他們的動機和抱負。其中最嚴格的要求就是英雄必須放下一切接受招喚者的呼叫,無論任何理由。像Kayle與Morgana的例子,她們加入聯盟時就表示願意去暫時放下之間的仇恨,雖然招喚者常表示當她們倆同隊時,精神上會受到她們沸騰的怒火而影響。

雖然我們不能改變英雄的想法,但我懷疑有些戰士會利用這種狀況在戰場琢磨本事。雖然英雄從Fields of Justice的經驗中獲得強大力量後,有可能利用此發難造成浩劫,但這是聯盟願意去接受的風險。


「我不能不去注意到最近聯盟要”接受”的這些新英雄。難道聯盟已經有夠多英雄,所以不需要再去硬拉些不情願且可信任的英雄(例如Anivia、Morgana、Kayle)了嗎?還是說聯盟有其他原因而停止從異界招喚英雄了呢?」 -- Akkasha

非常有趣的問題,招喚者。當聯盟仍年輕時,成員較少,且來自城邦的幫助也是寥寥無幾。雖然有些英雄意識到了我們的權威,但許多人還是認為聯盟撐不過時間的考驗,而戰爭將再度點燃。在那段期間,聯盟是不可隨意去強迫城邦派出他們敬愛的英雄參加比賽的。於是招喚者在尋找可招喚的英雄時需要有創意點,結果就是常常在異界找到符合Field of Justice需求的英雄。

在招喚Morgana到Valoran後(以及隨後追上的Kayle),我們開始意識到異界招喚的潛在危險性。把一個強大的生物從牠該存在的地方強拉出來,後果是十分危險的。於是,異界招喚目前是聯盟嚴格控管的行為,必須經過Council of Equity的允許才可實行。


「我想談談Rammus的問題。Rammus和Twitch身為有知覺的較低階的生物激起了我的興趣。我很好奇他們是否曾互相討論過對方的知覺以及和對方的想法。」 -- Shillelagh

Rammus是個少話的犰狳,但或許我能帶他回答一下。當Rammus加入聯盟時,他對Twitch提起了興趣,因為角色類似。但最後他還是不怎麼喜歡瘟疫鼠。

Warwick逃出了綁架

The Blood Hunter關於禁閉、拷問、瘋狂的故事

Quinton Groat reporting from Zaun

昨晚,Zaun當局被呼叫至Gozzryn區街上一個血腥的現場。一個狂暴的野獸 - 隨後被確定為Warwick, the Blood Hunter - 正在屠殺Zaun的市民。在當局抵達時,Warwick已經造成五人死亡、三人受傷。直到當地的法師能夠壓制他並帶去審問前,他更造成了三個軍官受到傷害。

Dalo Forukin,現場的第一軍官敘述:「他完全野生化了。他的毛色暗褐,手上有斷裂的鐵鍊銬著。他的被充滿了鞭傷的血。我們試著交談,但他似乎無法認出我們。他的眼睛快速地環視左右,認為所有東西都是威脅似的。Warwick是我最喜愛的英雄之一。我看過他數百場的比賽,但從未看過他狂暴成這樣。許多人都忘記了,在他外表下其實是個聰明的化學家。他主導了許多Zaun魔法研究的突破。看到他變成如此實在很痛心。」

當局無法使Warwick平靜下來,所以他們找了一個應該可以控制住他的人:Singed。這個瘋狂化學家一邊用盾牌防禦一邊試著和Warwick交談,但徒勞無功並決定用其他策略。Singed調製了一個褐色不斷發出嘶嘶聲的藥劑,強迫Warwick吞下去。經過了半小時的咳嗽後,the Blood Hunter似乎恢復了意識,雖然外表還是沒改變。Singed繼續和當局花了一小時,從Warwick問出了事情的經過。

「我走在Gozzryn的街上。空氣充滿了垃圾的腐臭味。我聽到了什麼折斷的聲音,似乎有人採到樹枝,從我經過的一個巷子裡傳出。突然我感覺身體有股熱氣流竄,我不能動,但直到我失去意識前這炙熱都沒有散去。當我醒來時,我被銬在一個潮濕地下室的磚牆上。看來是有個混帳躲在垃圾裡隱藏氣味,所以我聞不到他。」

「這膽小的垃圾是個男的,至少我認為是男的,穿著Zaun防輻射裝。當他說話時,聲音聽起來深沉機械,就像假如Blitzcrank得了感冒那種感覺。雖然他不是機器人,但他應該是Zaun生化襲擊的受害者之一,我認為。」Warwick微笑,為他的作為驕傲。

「他一邊用某種發光的鞭子在我身上留下烙印,一邊問我是否記得在Ionia我”謀殺”過的小孩子的臉。他向我注射了好幾次某種不明液體,使我對傷口更敏感並心智混亂。我不確定是不是幻覺,但當我看到他拿下輻射裝面具時,下面的臉是半突變的,彷彿他曾暴露在某種會使組織扭曲的毒下過。我從沒在我的實驗中看過這種例子。如果我再找到他,我會把他骯髒突變的頭狠狠的刺進長矛之中。」

拷問很明顯的使Warwick抓狂,使他更獸化。綁架者似乎知道Warwick終究會把鐵鍊給弄斷,所以在注射最後一次後便先收拾離開了。

Warwick在瘋狂期間犯下的罪被歸類為”先進實驗無意造成的副作用”,並已完全赦免。


譯者:dbfox (chenbenson)

如有翻譯錯誤,請來信至:

dreambluefox@gmail.com

歡迎轉載,但請註明dbfox翻譯。

他們倆都是有知覺的動物,但這也就是唯一的共同點了。Rammus是因Kumungu森林的奇特魔法而開始有知覺,但Twitch只是Zaun水溝的副產品。Twitch的殘暴和都市人態度令這犰狳十分不高興。

有意思的是Rammus和Blitzcrank反而比任何人想的還有更多共同點。雖然Blitzcrank是個機器人,但他也是個試圖在世界上找到棲身之處的獨一無二的創造物。不像Zaun的瘟疫鼠,他對他的盔甲夥伴仁慈多了。


聯盟八卦眼!

口腔衛生!心痛!以及希望!

Ram Steed your eye inside the League of Legends

喔老天,如果沒有聯盟我們該怎麼辦?它當然消除了目前所有的戰爭,但也帶給我們更多更多的玩意!勝利、戰敗、以及華麗的排場!這是罐裝的魔法,雖然我想可能會有人糾正我是魔法學。但別阻擋我的詩人思維!

時之砂慢慢流動,但虔誠的Ram Steed已爬過了沙丘,帶來了最精彩的聯盟英雄的八卦 - 為了讀者您們!

黑暗之子的牙醫保健?

許多英雄都參加過產品代言。從Garen的Brushwear Boots(刷子鞋?)到Taric的Magic Feather Dusters(魔法羽毛撣子),聯盟最受歡迎的成員們推廣他們相信的產品來賺點小錢。就個人來說,本記者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 事實上,我也用過很多我們最愛的英雄代言過的產品!

另一方面,也有事情令我驚訝的抓起頭來。上週,知名的Annie在Valoran西邊巡迴代言她口腔衛生的新產品。

廣告上這麼寫著:「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充滿了黑暗魔法。別讓你的嘴巴也成為之一。」附圖Annie和Tibbers拿著牙膏和牙刷,秀著他們潔白的牙齒。

哈。這實在太神奇了,我不知該說什麼好。

殘酷的扭曲命運

如同本記者前幾期所說的,藍皮膚美人Evelynn和吉普賽賭徒Twisted Fate的戀情有上有下。在週日,終於到了最後一刻。

Demacia的情侶勝地Granon Park在日落前十分冷清。附近的消息指出Evelynn在談話中突然放下炸彈發言,讓Twisted Fate震驚不已。她輕輕的吻了他的脖子後,走向了陰影之中。

Evelynn到目前為止都無法評論。關於分手原因的謠言仍不斷滿天飛。Widowmaker附近的消息指出這是Evelynn平常的分手方式,也有人說有些幸運的傢伙已對她的感情伺機而動了。真相,將會出來。

本記者成功在Accursed Trinket(Zaun一個不怎麼受好評的酒館)找到Twisted Fate。雖然Fate願意接受採訪(在幫助他的酒費帳單的情況下),這位英雄卻無法用連貫的句子說出經過。看來本記者找到他時,他已經喝醉了。在聽過一場聽起來像是對分手一事由衷的感言後(雖然他醉到可以被輕易地問是否要幫助去廁所),他從凳子上醉倒在地,放了聲響屁不省人事。以本記者所見,他似乎對分手不太能接受。

看來Bachelormaker(單身漢製造者,指Evelynn)又再一次出擊了!關注後續發展。

*譯註:關於Evelynn和Twisted Fate的情史可從第一期開始翻起。

親愛的Steed先生

好多信件!我最喜歡當讀者有這麼多事情想告訴Ram Steed的時候了!嘛,比預期的抱怨信件少。把我的手在信袋隨機抽取一封,我找到…

「親愛的Steed 先生 -

哈囉。我是Dr. Poulpe,出色的招喚者。在長期失眠的早晨閱讀你的文章就像魔法一樣讓我心情愉快。我想知道你刊物的任何普通讀者,是否有可能獲得一兩張關於Janna的圖片?嗯,當然,是具有法律目的。」 -- 誠摯的,Dr. Poulpe

謝謝你,Dr. Poulpe。很高興知道我的小專欄能夠成為你生活中的一道明光。作為一個偶爾也會失眠的人,我懂你的辛苦。

聽了你的要求,我發現自己想要問一個問題。你有什麼法律目的需要獲得Janna臥室的圖片?她沒犯過任何法律。任何她必須面對的後果都是來自於聯盟的,而且他們有這些圖片的所有存取權。我只能假設你是為了個人目的取得上述提到的Janna圖片,而我不能饒恕參與這一計劃。本記者能做到很多事情,但我不是會去做這種事的人。

所以,Dr. Poulpe,祝你的法律目的好運,讓你的想像力當導遊吧!謝謝你的來信。

如果你還有什麼想跟Ram Steed說,歡迎寄信到期刊來告訴我。一些內部的魔法機器會收到你的信並傳給我的。